资讯中心

当人工智能变得势不可挡

      人工智能也好,其他的科技蜕变也罢,都可以视为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充满危险且又让人警醒。但是,又不能将工具性质的人工智能看作是人类的代替品,就像特斯拉汽车创造出来是为了变革能源和人类的出行方式一样,或许有人会驾驶他冲向熙攘的人群,可这与工具无关,更推导不出人工智能的未来必定是凶险的。

    当下普遍的预言是,人类在下个世纪可能面临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大规模崛起,这些机器人的智力甚至可能超过人类。而另一边厢,科学家与商业的力量,已经推动智能技术向产业渗透,从而完成新技术时代资本与价值的积累。

伴随着人工智能发展的突飞猛进,人们(主要是科学家)对这项技术或**的态度也是晦涩难明,分野严重。尤其是*近,在世界范围的各大科技论坛、峰会上,都能听到人们探讨人工智能的当下与未来。

雷达水位计


霍金与马斯克的忧虑

    杰出的史蒂芬·霍金教授可能是对人工智能*充满“敌意”的名人了,以他在科学界的影响力,让人们对这种技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充满抵触,并不是难事。

霍金在伦敦举办的“2015时代精神”会议上说,与其担心谁来控制人工智能的问题,人类更应该担心人工智能到底愿不愿意受人类控制。不仅如此,霍金早前的观点远远比这要振聋发聩。比如,人工智能可能会导致人类的灭绝,人工智能计算机可能在接下来的100年之内就将人类取而代之。

    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面对人工智能时却是一种暧昧的态度。他一方面和霍金持着近似的态度,在公开发言时警告称人工智能机器可能在短短五年之内就会引发“一些非常危险的事件”;另一方面则在汽车无人驾驶技术方面走在了传统汽车厂商的前面。马斯克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透露,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的技术将在五六年内准备就绪,这类汽车对乘客和**的伤害将远低于目前的水平。马斯克把能独立思考的自动化机器比作“召唤魔鬼”,称其是“我们潜在的*大威胁”。

面对人工智能,人类怎么办?

    在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带来的威胁面前,人类的去路是当下*该思考的问题。过去一个世纪以来,面对科技的迅猛发展,有识人士都或多或少地进行过担忧与疑虑。从克隆人到人工智能,人类仿佛始终处在抉择的路口,在第三次工业**,亦或是工业4.0面前,很多人都手足无措。

资本市场存在风险,那么杠杆式融资就会取消吗?面对风险,因噎废食从来都不是一个*佳选择。所以,选择一个超越零和的对策,才是面对人工智能发展的正确态度。

     科技的发展,已经难以形成设想中的通过一国或者一个机构就能阻碍某种技术潮流的态势。所以,面对人工智能宜疏不宜堵。马斯克在面对他眼中的“*大威胁”时,用了“谨慎”两个字,他说,“我们应当建立一些监管机制,可以是***的,也可以是***的,来保证人类不会干出什么傻事。”

《经济学人》的文章也以亦喜亦忧的态度探讨人工智能的未来,该杂志分析称,目前所谓的人工智能都是应用于某一具体领域狭隘的能力。归根结底,是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而达到与人脑智力的“形似”,但至于如何模仿人的自主性、喜恶和欲求,成果则很少。

“电脑还做不到随心所欲地思辨、判断、选择,而这些都是人类智力的特征”。人工智能似乎并不像霍金和马斯克渲染的那么强大,憧憬和担忧的分野都在于未来人工智能是否还受人类控制。

     人类将软件、程序植入硬件的智能机器人体内,使之获得了人类的某些技能,并在特定指令之下完成判断和执行具体的任务。这种模式就像数学题一样,把数字和字符输入到电脑,然后靠电脑来进行运算。科技改变的,是做题的速度与正确性,在可以想象的空间范畴内,还没有超越人类去自主“出题目”的机器人。

再杞人忧天一点,如果真的有机器人自己去发现一个毕达哥拉斯定理,然后再造一个系统,制造出超越人类的物种,那才是值得担忧的。一些科学人士也曾戏谑地说,如果你害怕制造出的机器人会取代你,那么好办,你只需要拔掉电源就好了。

惟一的答案,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

     霍金和马斯克这两个新老科技狂人,在不断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声表示担忧之时,还联合签署了一个***,信中的观点是人类应该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负起责任来,而不是放任。信中提醒科学家,务必提前阻止这种悲剧的发生,否则人类将因此灭绝。但是,相当一部分人都对此不以为然。

     回溯世界科技的发展史,科技**已经迈入了第三个阶段。如今,随着智能化的跨越式发展,日新月异的新科技已经成为主流。然而,新科技**的特征,不再像机器生产代替手工劳动那样明显和单一。但没有疑问的是,未来的科学界如果要定义的话,人工智能和互联网+一定是其主要内容。就像每一次科技**向前推进的时刻,人们都会担忧一样。机器取代了人工,那工人的命运将如何?生物技术的发展会带来哪些恶果?回头去看,这些担忧往往是杞人忧天。面对科技未来的某种不确定性,连科学家自己都不知道未来将向何处去。踟蹰不前和谈虎色变,不是拥抱科学的*好方式。如果按照悲观者的思路,那人类*适合回到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没有环境污染,没有化学工业,冷兵器战争仍将此起彼伏。相信,这也不是象牙塔里的科学家愿意看到的。

     *近,好莱坞的两部电影都或多或少地讲到了人工智能,一个是迪斯尼的《超能陆战队》,另一个是漫威工业的《复仇者联盟之奥创纪元》,前者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做“大白”的定位于医疗健康的机器人,后者则是奥创,由钢铁侠缔造的希望他拯救人类的智能机器人。在电影里,大白拯救了人类,而奥创则脱离了人类的控制拥有了自己的思维,试图毁灭人类。*终的结局我们都能想见得到,人类总是在濒临覆亡时被拯救。而拯救者,都是人性。

     人工智能也好,其他的科技蜕变也罢,都可以视为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充满危险且又让人警醒。但是,又不能将工具性质的人工智能看作 是人类的代替品,就像特斯拉汽车创造出来是为了变革能源和人类的出行方式一样,或许有人会驾驶他冲向熙攘的人群,可这与工具无关,更推导不出人工智能的未来必定是凶险的。